廉政人物

返回首页: 廉政人物 监察动态

汪洋湖:一切为实,不奢虚华

来源:中国品牌周刊 作者:陈淳安 发布时间:2019-07-10
摘要:一切为实,不奢虚华 当共产党的干部,一不能偷懒,二不能糊弄,三不能滑坡。 权力是人民给的,我只能把它用在更好地为人民服务上。 汪洋湖 [汪洋湖简介] 汪洋湖,吉林省水利厅厅长。 29岁就担任县级领导干部的汪洋湖,不论在什么工作岗位,都恪尽职守,务实

一切为实,不奢虚华

    当共产党的干部,一不能偷懒,二不能糊弄,三不能滑坡。

    权力是人民给的,我只能把它用在更好地为人民服务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汪洋湖

    [汪洋湖简介]

    汪洋湖,吉林省水利厅厅长。

    29岁就担任县级领导干部的汪洋湖,不论在什么工作岗位,都恪尽职守,务实求真。任水利厅厅长以后,工作更加兢兢业业、大胆开拓,整天谋划的是如何加强吉林水利的宏观管理,紧跟时代步伐,把全省水利工作推上一个新台阶。

    1993年,汪洋湖到水利厅后,先是分管农田水利、水保,后又分管水产工作。当时,吉林的水产养殖还不发达,产量不高,品种单一。汪洋湖以此为突破口,带领水产处的同志到梨树县小宽乡挨家挨户进行调查研究,发表了《关于梨树县小宽乡稻田养鱼工作的调查报告》,并从实际出发,提出了"大力开发大中型水面,积极调整池塘养鱼的品种和生产方式,因地制宜发展稻田养鱼和名特优水产品"这一新的工作思路。他的调查报告和新的工作思路在全省引起共鸣,稻田养鱼很快在全省遍地开花。

    水产品养殖方式推广以后,还得把水产品品种的多样化搞上去,特别是名特优品种的试养开发。汪洋湖在这方面做了许多填补吉林空白的工作:组织力量与辽宁盘山合建一处河蟹繁殖场,再把蟹苗运回吉林试养,一举成功;他亲自带人去内蒙古考察大银鱼养殖,回来后引进开发,现在全省已有20个水库湖泊引进银鱼卵10多亿粒,1999年生产成鱼52吨,创利120多万元。在他的领导和带动下,吉林省的水产品产量从1994年的5.25万公斤上升到1999年的7.25万公斤。

    水利是国民经济的命脉。1998年大水过后,国家加大了对水利建设的投入,仅近两年,吉林省水利建设的投资就超过40亿元。

    这时的汪洋湖可以说是要权有权,要钱有钱。工程项目一个接一个,来找他的人很多,如果稍一放松,百八十万的"好处费"唾手可得。

    以前,水利建设工程是"肥水不流外人田",一般都安排本部门的施工单位干,既缺少竞争,又不利于工程质量和效益的提高,还容易滋生腐败现象。

    汪洋湖头脑十分清醒,他深知,水利工程建设质量和资金管理丝毫大意不得。他与班子成员约法三章:不取非分之钱,不上人情工程,不搞暗箱操作。他本人没有指定过一家承包商,没写过一张条子,也没暗示过任何人。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,汪洋湖积极倡导和推进水利建设工程项目法人制、招投标制、监理制改革,用法律和制度来规范管理,约束干部。两年来,全省水利专项资金建设项目全部实行了法人责任制,投资在50万元以上的水利工程项目普遍实行了招投标制,已开工的172个建设项目全部实行了监理制。

    一次,汪洋湖过去的一位老上级来要工程,汪洋湖的答复是:想要工程就去投标,中上标活儿自然是你的,中不上标我也没办法。最后自己掏钱请他们吃一顿饭送走了。

    正是由于汪洋湖严格把住了资金管理和工程质量关,去年中央和吉林省有关部门对吉林省水利厅资金使用管理进行了14批次检查,未发现重大违规问题;对水利专项资金建设项目进行质量检测44628次,单元工程质量合格率达100%,优良品率达81.15%,没有出现质量事故。

    汪洋湖说:"权力是人民给的,我只能把它用在更好地为人民服务上。"

    [汪洋湖事迹]

    用一生去实践一个承诺的人,他的心中该具有一种何等厚重的情感与信念?!

    36年前,一位22岁的青年,在镰刀与锤子组成的党旗下举起右手,立下誓言,从此"共产党员"的称号成为他心中最高的荣誉;庄严一刻的承诺,成为他毕生的践约。

    他走过的每一个地方,百姓有口皆碑。一位农民老汉竖着大拇指说:"这棵'老山参'到底是被'挖'出来了!"

    他,就是吉林省水利厅厅长汪洋湖。

    群众的每一点难处、苦处,都是他心中的痛;全心全意为人民群众谋利益,是他心中最炽热的追求

    汪洋湖工作以来岗位变动16次。问他,这辈子感觉最幸福的是什么?他深情地说:"为群众造福!"

    "为群众造福!"这句烫人心窝的话是汪洋湖的真实写照。

    永吉县双河镇有一个叫黄狼沟的小村子,地远山高。几十年来,这里的农民最忘不了的人,就是当年镇上的汪书记。

    1978年3月8日,上任不到一个月的镇党委书记汪洋湖,打起铺盖卷来到黄狼沟村蹲点。黄狼沟是双河镇"以阶级斗争为纲"那个年代全镇最穷的村,村里已经7年没有分红,家家户户都欠债,日子过得很苦。汪洋湖踏着刚刚开始融化的积雪,围着全村挨家挨户地转。望着一户又一户破旧的草房,看着一个又一个勒着腰带艰难度日的群众,他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。他对同去的一位同志说:"这个地方再也不能搞以阶级斗争为纲了!一定要发展经济,解决农民的贫困问题。"

    第二天天不亮,汪洋湖就拉着生产队长上了山,沟沟岔岔、七梁八坡,跑了10多天,做出了黄狼沟村生产发展规划。没想到,被多年的政治运动搞怕了的农民,咋的也不信这个新来的汪书记能整出个啥道道,清早出工,任他和队长怎样挨家挨户地喊,就是不见几个人影。

    汪洋湖明白,农民心里有创伤。于是,他向全村人拍着胸脯打下保票:"按这个规划整,到秋要是减产,损失是我的;增了产,全是大伙的。请乡亲们相信,共产党还是要为老百姓造福的!"看着眼前这个扒心扯肝地要让黄狼沟人过上好日子的汪书记,农民信了。

    全村人每天早晨3点起身,跟着汪洋湖把多年积满粪便的房前屋后挖地半尺,一担一担挑到地里。春天播种,全村人又学着汪洋湖种下的3亩试验田的样,换良种,搞密植。这一年,黄狼沟破天荒大丰收,粮食产量翻了两倍,秋后分红,每人一天的分值达到一元一角。这在当时是了不起的大新闻,一村子人乐得做梦都在笑。当他们听说汪书记蹲点一年要到期时,说啥也舍不得让他走,结果,汪洋湖又在那里干了一年。

    在一个人的执着追求中,必蕴含着一种深沉的爱。

    汪洋湖祖籍山东,老辈逃荒来到吉林省永吉县的农村落了脚。他小时候家里很穷,冬天住校,连7块5角的伙食费都凑不齐,每年寒暑假父亲都要带他上山砍柴,卖点钱作学杂费。勤劳、淳朴、一生劳作的父母要求甚少,对孩子最大的期望就是"走正道",汪洋湖在他们身上深深地感受到中国劳动人民金子般的美德。他说:"我爱我的父母,我爱那些如我父母一样的千千万万的劳动人民。"

    这种刻骨铭心的挚爱,是汪洋湖一生与人民群众血肉相连的根。

    他曾多次掏出自己的工资,塞到贫困农民的手中,帮助他们发展生产;他曾在一个因水质不好而使许多人天生弱智的"傻子屯"前后抓了3年,带领村里打井、改水田,使穷了几辈子的农民喝上优质水,吃上白米饭;他还跑前跑后为许多有困难的职工解决下岗家属的就业问题。

    不偷懒,不糊弄,不滑坡;赤胆忠心为党工作,是他生命中最神圣的职责

    有人说汪洋湖是一颗种子,走到哪里,就能在哪里生根发芽;汪洋湖是一团火,干到哪里,就能把哪里工作烧得满堂红。

    有人问他,有啥"绝招"?

    他毫无保留,一口道出:"绝招没有,死理有一条:当共产党的干部,一不能偷懒,二不能糊弄,三不能滑坡。"

    那一次汪洋湖离家的情景,家人至今历历在目:1987年12月2日,吉林市漫天大雪,即将前往浑江市任市委书记的汪洋湖,与妻儿依依惜别。这已经是他工作后的第十五次调动了,而他来吉林市任职与家人团聚还不到8个月。望着拉着他不松手的3个女儿,望着早生白发眼含热泪的妻子,他的眼睛湿润了,低声对妻子说:"别难过了,你和孩子再克服几年。还是那句话,咱是党员,一切听组织的。"

    汪洋湖这一生对家人有着太多的心痛。他从政42年,工作调动16次,其中与家人两地生活30年。3个女儿出生时,他都因工作忙未能陪在身边。他的父亲晚年病重弥留之际,他正在乡下检查工作,老人是呼唤着"洋湖"的名字离开人世的。他的母亲病危,当县委办公室的同志找到他蹲点的大队,用村里的大喇叭喊他时,他正挽着裤腿在稻田里和农民一起插秧。他连夜赶到母亲身边,老人已经走了。他悲痛万分,失声恸哭。

    汪洋湖在工作上的"严、细、实"是出了名的。他有一句话:"不怕被人骂,就怕不是'人'。"这里的人,在他心目中是共产党人,是党的领导干部。他自己有个"账本",每天布置的工作,每笔10万元以上的资金安排,都记上流水账,到时候就掐着小本儿去督查,不落实不行,不出活不行,搞花架子更不行。他经常说的一句话是:"一切为实,不奢虚华。"

    1998年,水利厅向水利部上报农田水利建设的综合工程量,负责这项工作的同志,看到有的省上报的数字比较高,就相应地提出了一个数字。汪洋湖拿到数字一看,凭经验就知道这里面有水分。他立刻把这位同志找了来,让他重新认真、仔细核对。他严肃地说:"一定要实事求是,把水拧干。是多少就报多少,我们不搞攀比。"

    这位同志说:"报多少也没人考察,也没法考察。"

    汪洋湖火了,厉声说道:"考不考察,能不能考察是一回事,我讲的是实事求是。不然,我们就是助长了说假话的不正之风。"

    吉林省水利厅最后按实际数字上报了工程量。在原则问题上,汪洋湖的确是一把铁锁,任何人过不了他这道关。吉林市水利局局长孙福德以前与汪洋湖搭过班子,两人是多年的老同事、老朋友了。1998年,吉林市上报城市防洪工程建设资金计划时,孙福德与其他同志商量,觉得项目定额不能报得太低,以免到时候工程启动不起来,上报计划就多列了400万元设备费、交通费等等。老孙知道汪洋湖的脾气,担心给卡住,就去水利厅做工作,寻思着,没准还可以多要点。没料到,汪洋湖拉住他,一项一项给他算账,结果他不但一分钱没有多要到,原来的计划也得重做。汪洋湖诚恳地说:"该办的一定给你办,不该办的找我也没用。国家的钱不能乱花,能省点就省点,我最恨拿共产党的钱不当钱的人!" 

    他没有收过礼,没有谋过私利;清正廉洁是他生命中最圣洁的精神高地。

    走汪洋湖的家,是在一个周六的下午。初秋的夕阳透过陈旧的窗户洒落在这套老式的三室一厅房间里,让人有一种看老照片的感觉:两张木板床、一套旧沙发、两个书柜,还有一张三合板的折叠饭桌,最抢眼的是客厅里一台25英寸的电视机,汪洋湖的老伴温淑琴在一旁告诉我们,那是大女儿给买的。

    曾听说1994年,汪洋湖从吉林市往长春搬家,去的是一台半截子车,司机直嘀咕,这得拉多少趟?结果半截子车还没装满,拉回的全部家当是一个书柜、两个木箱、两口水缸。

    还听说,1999年最后一次分房时,省里按标准在省政府对面给汪洋湖分了一套新房,几万元就能买下,资产值几十万元。可是他却没有要。

    汪洋湖的确清贫。

    清贫,不是共产党所追求的目标,但是,对于一个手中握有权力的共产党人来说,这份清贫,却让人们更透彻地看到了他的心底。

    我们手上有一份汪洋湖的履历表:24岁就已经是公社党委书记,29岁开始任县级领导,他先后担任过永吉县委副书记,磐石、舒兰县委书记,吉林市委常委、秘书长,浑江市委副书记,省水利厅副厅长、厅长。

    按照时下一些人的眼光,他有着很多"发财"的条件与机会,但是,他对此视而不见,始终坚守一个共产党人的"道",把手中的权力看做是为人民谋利益的工具,而不是用来为个人谋取私利的商品。他说:"当官捞好处,那不是共产党的章法,是共产党的干部,就得按党的规矩来!" 

    俗话说,"官儿不打送礼的",几十年来,汪洋湖的一条"死"原则恰恰就是:不收礼。

    那年他在黄狼沟村蹲完点,农民一直念着他的好,有一年他们听说汪书记父亲病重,便派人给他家送去了一篮子鸡蛋,一袋子大米。他收下了乡亲们的厚意,随后把按价折成的钱和粮票托人如数送回。

    为了杜绝送礼风,每年春节前,汪洋湖都在厅里再三强调,不要到领导家拜年,有时间去看看困难职工和离退休老干部。有一个春节,一位处长拎着东西去他家,他硬是没让进门。那位处长事后对家人说:"我脸上没面子,心里服啊!"

    有人曾说汪洋湖:你一次礼不收,有点太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汪洋湖说:"堤溃蚁穴,这个口子开不得。有第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、第三次……就会越收越多,时间长了,就陷进去了。一些领导干部最后掉到钱堆里不能自拔,不都是从第一次开始的吗?意志力不强,投降了。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一定要一刀切死。有情不在礼,我欣赏君子之交淡如水。"他在与家人两地生活期间,从不住招待所和宾馆,一直住在办公室,吃职工食堂。到水利厅工作头4年,家没搬来,他仍然住在办公室。他的床下,常年备有一箱方便面、一只小电铁锅,碰上工作忙或夜里加班,就煮点面对付了事。有人曾劝汪洋湖,别太认真了,你一个人又改变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汪洋湖说:"我们入党时不都是有所追求的吗?承诺了的东西,总得实践,总得从自身做起。在我的职权范围内,对的,我就坚决支持;不对的,我就坚决管住;让别人做到的,我首先做到。"他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是什么力量支撑了共产党人汪洋湖的人生?

    汪洋湖深情地说:"从我在党旗下举手宣誓的那一天,我就告诉自己,你是党的人了,你要为党的崇高理想奋斗到底。这是支撑了我全部人生的理想信念!" 

最火资讯

关于我们 | 品牌周刊 | 品牌专委会 | 人员查询 | 证书查询

中国科技新闻学会品牌传播专业委员会、中国品牌周刊 ©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联系电话:010-68628100 18911725577 地址: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邮编:100040 
转载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,未经授权禁止摘编,复制,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技术支持:大国品牌(北京)网络科技发展中心 京ICP备18040906号  

电脑版 | 移动版